登錄×
電子郵件/用户名
密碼
記住我
特別策劃

視界2021:新IT賦能的數智化新世界

迎着2020年最後一縷清晨的陽光,從漢口站下車。青龍巷的過早,豆皮、油餅夾燒麥,一碗熱乾麪。路上行人匆匆,我和出租車師傅抱怨着堵車。朋友們也來武漢參加羅振宇2021年的跨年演講,當地的朋友説第二天晚上一起在湖錦酒樓聚聚聊聊。“一年多沒見了”,我看到微信羣裏的這句話,汽車正好行駛在武漢長江大橋,對岸的黃鶴樓,聳立在蛇山上……

就在2020年的年初,這座1100萬人口的城市因為突如其來的疫情按下暫停鍵,封城76天。那時候可能沒有人想到,武漢三鎮在年底時候的熱鬧與喧囂。我試圖從現實中短暫抽離,曾經熟悉的周圍似乎變得有些陌生,但是總有些趨勢在混沌中越發清晰呈現。我似乎聽到一個堅定的聲音傳來説,“數智化”的新世界不會理會任何徒勞的阻擋,他正在加速而來。

一、走進2021:重構中的新世界

彼得·德魯克在《動盪時代的管理》中提到,未來不是當下的延續,但未來發生的很多事情正根植於當下。站在歲末,從技術發展以及中國經濟發展的角度來觀察,2020年正是全球技術創新週期,與中國經濟轉型週期,雙重疊加的歷史時點,疫情的突如其來使得數字化和智能化的趨勢加速發展,從而塑造“數智化”的新時代。

首先,從技術發展的角度來看,科技向上的趨勢清晰呈現。過往幾年蓬勃發展的信息化和數字化已經積累了豐富的數據資源,為智能化變革提供了燃料。當前以5G、人工智能、物聯網、雲計算、虛擬現實、邊緣計算、量子信息、清潔能源、生物技術為突破口的第四次工業革命正在興起,人類社會進入到萬物互聯、萬物皆可計算的智能化時代。傳統的信息化、數字化已經無法適應當前人類社會發展的需求,融合數字化與智能化的“數智化”逐漸成為大勢所趨。從智慧零售、智慧交通、遠程診療、在線教育到智能製造,各行各業的“數智化”轉型不僅能夠提高管理效率、創造新價值,而且能夠為社會生活帶來更多方便與快捷。

其次,從中國經濟發展的角度來看,戰略升級的機遇亟待把握。中國經濟經歷了改革開放40多年的高速發展,原本依賴人口紅利、資源紅利等的粗放型發展模式難以為繼。加之近兩年來,全球化遭遇逆流,國際局勢面臨百年未有之大變局。黨的十九屆五中全會通過的《中共中央關於制定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二〇三五年遠景目標的建議》提出,要加快構建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這對於我國實現更高質量、更有效率、更加公平、更可持續、更為安全的發展,會產生重要而深遠的影響。加速“數智化”轉型,推動中國傳統產業升級,釋放更多效率紅利,邁向全球價值鏈中高端,同時創造和刺激更多消費需求,這是產業界和企業界面對戰略升級的機遇期需要考慮和落實的重要課題。

再次,疫情的突如其來將會加速“數智化”的發展,更會加速構建“數智化”新世界。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在2020年4月發佈的《世界經濟展望報告》(WEO)研究顯示,多層次的危機,包括健康沖劑、國內經濟動盪、外部需求暴跌、資本流動逆轉,以及大宗商品價格暴跌等,進一步加劇了世界各地本已緊繃的地緣政治格局,促使國際產業分工發生轉變,並加速全球產業鏈格局的重塑。但是此次疫情也是各個行業對於“數智化”程度的集中檢驗和重要演習。今天,面對屏幕跟家人溝通、與同事開會、向醫生問診、同網友聯機遊戲已經逐漸成為“新常態”。我國也在疫情期間提出大力發展以5G、數據中心、人工智能、工業互聯網為代表的“新基建”,加速全社會的智能化變革。

拉長時間維度來看,全球技術創新週期,與中國經濟轉型週期的雙重疊加,外加疫情的突如其來引起的加速效應,融合了數字化和智能化的“數智化”正在加速發展,未來已來。

二、迎接新世界:新IT的應運而生

面對“數智化”的新世界,基礎架構以及研究範式也需要進行重新梳理和建構,形成新的體系,實現變遷。“新IT”是在這樣的背景下應運而生的。

傳統的IT指的是運行和管理信息技術所需要的組件(以“雲-管-端”為主),更多是從設備和產品的角度來看待。在“數智化”發展的背景下,產業界和企業界更需要的是包括物聯網設備、基礎設施和智能應用在內的全套解決方案,需要的是包含顧問、實施、運維在內的全方位服務。我們可以把融合解決方案和綜合服務的綜合體,稱為新IT。

“數智化”的發展,需要數據、算力和算法三個要素的齊頭並進。從2019年5G商用以來,5G的發展極大的促進了數據的增長和算力的發展,加之以深度學習算法為主的人工智能領域算法結合其應用取得的性能突破,加速了數智化發展的進程,但同時也讓原來以“雲(雲服務)-管(連接設備)-端(智能終端)”為主要內容的傳統IT顯得力不從心,逐漸出現了以“端(智能物聯設備)-邊(邊緣計算)-雲(雲平台管理)-網(5G數據傳輸網)-智(行業智能解決方案)”為主要內容的“新IT”。

首先,新IT包括更為豐富多彩的“端”。5G帶動了物聯網的發展,除電腦、手機和平板外,5G還為AR/VR、機器人,甚至未來的自動駕駛汽車等等豐富多彩的“端”接入物聯網帶來可能。它們所產生的海量大數據,與信息化時代所產生的大數據匯合,奠定了數智化變革的基礎。

其次,新IT增加了“邊”(邊緣計算),凸顯5G時代的關鍵應用。簡單陳述,邊緣計算是指在網絡邊緣側提供雲服務和IT環境服務,目標是在靠近數據輸入或用户的地方提供計算、存儲和網絡帶寬,解決傳統中央計算、雲計算等模式下高延遲、網絡不穩定等問題。過去,所有“端”(設備終端)的數據都通過一條網絡管道通向雲端,進行存儲、計算、分析,再傳回結果。但進入5G時代後,即使帶寬再寬,也難以經受數以百億計的物聯終端接入所形成的強大負荷;同時,很多智能物聯應用要求低時延的處理,像自動駕駛,如果計算單純依靠雲端,一旦網絡出現擁堵,造成過長的時延,後果將是致命的。這就必然會推動計算力向終端側下沉,邊緣計算由此應運而生。

再次,新IT的“雲”內容更加豐富,服務更加靈活。在傳統數據中心硬件的基礎上,5G的應用和發展使得IaaS基礎設施即服務、PaaS平台即服務、SaaS軟件即服務等雲服務變得更加豐富,帶動了雲計算、雲服務的蓬勃發展。另外,由於5G使用高頻,穿牆過洞的能力弱,使得網絡所需要的基站數量呈指數級增長,如果採用傳統的電信專用基礎設施,造價將極其昂貴。因此,雲網的融合技術、虛擬化技術和網絡切片技術等興起,從而讓企業和實體能夠按照業務需求快速靈活地搭建各種專網或虛擬專網。

第四,新IT的“網”承擔着基石的作用。5G數據傳輸網具備高速率、低時延,和海量設備接入的能力,同時,當邊緣計算、雲計算以及5G高速網絡協同發力,就能讓計算力變得更加強大、更加無處不在。

第五,新IT的“智”將依託前述內容,形成極具價值的行業智能。當“端”產生的海量數據,加上互聯網及企業信息化系統上的數據,利用大數據工具進行存儲和管理,通過前述“邊-雲-網”提供的算力,配合以人工智能的先進算法,對各行各業的現行機理加以學習、總結、提煉,就能讓計算機對業務流程和決策流程進行更好、更智能的管理,形成行業智能。

此外,“端(智能物聯設備)-邊(邊緣計算)-雲(雲平台管理)-網(5G數據傳輸網)-智(行業智能解決方案)”為主要內容的“新IT”,每個單獨的組成部分,還需要包含智能應用等形成全套的解決方案,同時以此為基礎,拓展到包含顧問、實施、運維在內的全方位服務,由此構成融合解決方案和綜合服務的綜合體,形成完整的“新IT”。

由此延伸,我們還可以進一步思考和推演,隨着“新IT”的普及、發展和演化,他將從科技轉化為更高層次的思維躍遷,即從Information Technology躍遷到Intelligent Transformation,帶動更高層次的“數智化”發展。

三、應用新IT:以智能製造為例

從最早的工匠使用工具,到德國安貝格的數字化未來工廠,將科技進步以物質形式應用到製造的過程中,是最可以體現人類理性應用工具追求效率和高質量發展的探索歷程。“新IT”的應用,也可以在目前蓬勃發展的“智能製造”中找到許多典型的應用案例。

清華大學全球產業研究院副院長朱恆源教授研究認為,“在中國新一輪的製造業數字化轉型中,將會出現越來越多新興的差異化需求,也會出現一批新的企業,他們既懂製造業,又不受制造業固有的範式所限制,能夠吸收、學習、應用互聯網公司的新技術和新方式,創造出新的製造範式,實現更加智能化、柔性化的生產。”全球知名的波士頓諮詢公司(BCG)也在《工業4.0——未來生產力和製造業發展前景》中提出,基於雲計算、人工智能等智能化技術,預計可以為中國的製造業帶來25%的生產效率提升,創造額外6萬億的產業附加值,並且影響百萬從業人員的工作。

在武漢,聯想武漢產業基地新投產的“量子線”,讓我看到新IT的應用,可以對智能製造產生的巨大推動作用。作為聯想自主開發的業界首條5G+IoT自動化組裝線,“量子線”包含手機組裝、測試、檢驗產出等工藝,通過不同生產模塊間的靈活互換,搭配海量接入、高速率的5G網絡,可以快速調整產線的工藝流程及參數。此外,依託聯想自有云網融合技術的5G專網優勢,無論是生產線上員工操作細節,還是自動化產線上的傳感器數據都可以實現本地收集、本地管理。通過工業大數據業務進行穩定可靠的存儲。在此基礎上,再通過人工智能和大數據算法進行深度分析、質量檢測、生產過程控制中的行為識別與軌跡追蹤,在優化產能、提高運作效率的同時,為生產安全與質量提供支撐。

在調研中我得知,通過導入“量子線”,聯想武漢產業基地的3C設備組裝產線的自動化率得到了2倍的提升,與傳統產線相比,人員精簡45%。更有意義的是,在電子製造行業公認的勞動力密集的組裝環節,聯想武漢產業基地也已通過5G基礎設施和智慧工廠生產場景方面的結合應用,實現了高水平的智能製造。正因為這樣的智造能力,目前“量子線”已經承擔了Moto刀鋒5G手機全球95%的生產,並且在2020年9月下線了5G摺疊屏手機。

除了“量子線”,聯想在合肥生產基地的智能化排產和智能化生產也吸引了我的關注。根據介紹,在合肥生產基地,整個排產過程需要考慮包括人員、設備、無聊、生產工序與方法、環境等在內的幾十種複雜的變量。同時,一台PC由上千個零部件構成,需要對300多種原材料進行加工,而且一半以上的外形、配置等需要定製。在傳統的生產方式中,計劃員每天需要耗費幾小時在數據計算處理上,而且在繁瑣的工作下,許多複雜的業務問題也無法通過人工解決。

合肥生產基地的智能化排產系統運用人工智能等算法快速計算出可以生產的齊套物料信息以及缺料信息,同時模擬出客户訂單的預計出貨日期,基於這些影響排產的因子,生成智能化的排產驅動因子模型,通過AI引擎轉換成當前條件下的最優解,然後發出生產指令,指導生產。通過這樣的柔性與精準的排程計算,排程時間從幾小時大幅縮短到幾分鐘,並且可以實現靈活的自動插單重排程,進行平衡優化,並自動生成倉庫備料計劃與車間送料計劃,保證生產排程順序可以傳遞到每個倉庫撿料員的作業指令與車間送料的AGV小車的傳輸指令上。

在訂單排產後,智能化生產系統會根據不同的交期和生產的難易程度安排上線的先後次序,同時“合併同類項”,將相同配置的訂單放在一起生產。通過數字化手段,原料傳送實現了100%自動化,並且實現了更加精準的位置跟蹤、更加精細的庫位管理,以及庫存的精確盤點。各種元件在機械手的操作下,組裝成PC,並且通過工業物聯網技術鏈接入系統,方便實時監控生產信息、設備信息等。在合肥生產基地,整個生產過程都是應用數字化系統來實現人員、線速、物料準備、質量的實時反饋與預警,並通過自動化與人機互聯防呆操作。同時,還可以監控產線上的設備狀況,提前落實車間設備保養,保證生產效率。

在過往的調研中,我國的海爾集團引入用户全流程參與和體驗,打造了工業互聯網平台COSMOPlat,通過生態資源,幫助參與企業應對供應鏈波動和挑戰。全球能源管理與自動化領域數字化轉型的領先企業施耐德,基於物聯網的EcoStruxure電網架構,以及相關的應用、分析及服務的軟硬件產品與服務,為國家電網連島區域綜合能源服務示範島項目提供技術支持等,也是新IT在智能製造領域應用的代表性案例。

這次在武漢的調研中我也欣喜的看到,聯想在過去幾年中一直基於3S戰略,從智能物聯網(Smart IoT)、智能基礎架構(Smart Infrastructure)和行業智能(Smart Verticals)三個維度進行佈局,目前在智能物聯設備(端)、邊緣計算(邊)、雲平台管理(雲)、5G數據傳輸(網)、行業智能解決方案(智)等領域已經擁有了較為完整的解決方案,並且在服務領域也有較為深厚的積累。從“新IT”的角度來觀察,聯想已經具備了完整的要素覆蓋,而這樣的覆蓋範圍,在全球也是極少的。

四、展望新世界:新IT的賦能

前述的案例以“智能製造”為例,介紹和闡述了新IT的應用,以及其可以產生的價值。在萬物互聯皆可計算的數智化時代,包含“端(智能物聯設備)-邊(邊緣計算)-雲(雲平台管理)-網(5G數據傳輸網)-智(行業智能解決方案)”為主要內容,融合解決方案和綜合服務的“新IT”,不僅僅只應用在智能製造領域。他更多會起到“賦能”的作用,賦靈於萬物,賦能於行業,為客户和消費者創造新價值,建設一個更可持續發展的新世界。

例如,新IT之於個人,無論是智能終端設備的進化、豐富和普及,還是直播帶貨、網絡課堂、在線遊戲、遠程問診等行業智能化轉型帶來的新模式、新業態等,新IT對個體生活的賦能,將讓科技變得更加通俗易懂、觸手可及,讓人們的生活和工作變得更加便利高效,帶來更多歡樂與樂趣,更好的成就“人”的價值。

又例如,新IT之於產業,對於單個企業而言,可以更好的優化業務流程,降本增效,為企業創造經濟價值,更好的加速企業的數智化變革。單個企業的聚沙成塔的效應,最後會有助於大幅提升經濟整體及單個產業的技術創新效率和商業化進程,形成企業與行業穿越雙週期、致勝智能化時代的核心成功要素。

再例如,新IT之於社會,從小處而言,可以推動全產業鏈優化升級,形成具有更強創新力、更高附加值、更安全可靠的產業鏈和供應鏈;從更為宏大的角度出發,新IT之於社會,可以為客户和消費者創造新價值,建設更加可持續、更加精彩紛呈的數智化新世界……

司機告訴我已經到達,把我拉回到了現實。打開車門重新回到路上的喧鬧,歷史和現實的交匯,很難想象這裏在1月底曾經如此的靜悄悄。我想到經濟學家何帆老師在2020年“三進三出”武漢調研之後談到,企業面對危機時需要依靠自己原有的一切,但同時需要學會“創造性的轉化”,他稱之為“變形金剛式的創新”。我也記得何帆老師在武漢時候感慨道,“偉大是被逼出來的。遇到外部挑戰時,逼自己一把,激發自己的全部潛力,你可能會被自身藴藏的能量嚇一跳。”

我想,5G在我國的應用加速了“數智化”的發展,同時也顯示出傳統IT結構的不足,“新IT”正是在這樣的背景下應運而生。包含“端(智能物聯設備)-邊(邊緣計算)-雲(雲平台管理)-網(5G數據傳輸網)-智(行業智能解決方案)”為主要內容,融合解決方案和綜合服務的“新IT”,之後前進的每一步,許多都會是“未有人走過的路”。

但偉大也許就是這樣被逼出來的。我們有理由相信,在“新IT”上的突破,一定會帶來新機遇。這將不僅僅體現在智能製造領域,也將在更為宏大的層面上,賦能數智化新世界。“新IT”藴藏的機遇與能量,一定會超出我們的想象。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