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户名
密碼
記住我
美股

回看“紅潮”,理解遲到“藍潮”的市場衝擊

夏春:去年美國大選前,美國股市投資者曾因擔心“藍潮”而拋售科技股,但現在“藍潮”來了,科技股的投資者似乎反而毫不在意。

1月5日,美國佐治亞州參議院補選結果出爐,民主黨贏得兩個關鍵席位,在參議院的席位與共和黨一樣是50席。由於民主黨副總統賀錦麗將擔任參議院議長,在關鍵立法形成僵局時,可以投下有利於民主黨的一票。加上民主黨拿下了總統寶座,保住了眾議院的多數席位,大選前民調預期的“藍潮”或者叫“大滿貫”雖然姍姍來遲,但也談不上多大的意外。

2022年美國國會中期選舉之前,拜登在未來兩年的施政及關鍵人事任命上將進展比較順利,特別是政府計劃大力推行疫情防控措施、推出大規模經濟刺激方案、財政支持基礎設施建設、對大企業和富人加税、限制股票回購,以及在醫保、移民和投票權問題上的改革等等。

“藍潮”帶來的意外

“藍潮”之後,原本被認為將受到衝擊的納斯達克指數只出現非常短暫的回調,隨後走高。即使美國發生特朗普支持者衝擊國會的嚴重騷亂事件,美股卻幾乎沒有受到任何影響,連漲三天,美股三大指數同創新高。

資本市場的走勢主要受到經濟活動擴張或收縮、金融條件寬鬆或緊張、估值高或低等數據影響。儘管投資圈內外都熱衷於分析評論政治、國際關係、軍事行動、自然或人為災難性事件,但數據很清晰顯示,這些事件對資本市場影響通常十分有限而且短暫。以去年為例,疫情發展與美國的“黑命貴運動”的嚴重程度與資本市場的走勢關聯度都不大,國會衝擊事件沒有影響資本市場也不算太大的意外。

真正的意外體現在股市曾經在去年大選之前,投資者因為擔心“藍潮”發生而拋售科技股,但現在“藍潮”來了,科技股的投資者似乎反而毫不在意。

仔細思考就會發現,“藍潮”發生前後資本市場的反應,其實和4年前特朗普贏得大選,共和黨同時拿下國會參眾兩院控制權,實現“紅潮”之前與之後的市場反應,具有高度相似性。

2016和2020年大選來臨前的股市反應

回顧2016年大選前,9月中旬開始,民調顯示特朗普的支持度明顯上升,拉近與希拉里的距離,投資者開始擔心特朗普的貨幣、貿易、外交和移民政策,例如特朗普主張撤換美聯儲主席,應該快速加息遏制股市泡沫(同時又認為加息助推美元匯率,不利出口)。在貿易問題上他反對自由貿易和TPP,主張對北美自由貿易協定進行重新談判,並威脅對中國加徵45%税率的關税,以縮小貿易逆差。

當時,美股的回調一直持續到大選前。一些重量級基金管理人認為,特朗普當選將使得美股下跌少則20%,多則40%。

類似的,去年9月開始,民調顯示“藍潮”可能性很大,科技等成長股因為將遭遇民主黨更嚴格的監管和更高的税收而出現明顯回調,資金湧向金融、能源等落後的價值股。同時,市場擔心大選後出現法律爭議和社會騷亂,整體風險偏好下降。股市回調一直持續要11月大選前。

值得一提的是,歷史數據顯示大選前股市上漲遠多於下跌,下跌意味着現任總統所在黨派候選人極大概率輸掉選舉。而大選結束後,股市極大概率會出現上漲。

2020年大選之後也不例外,雖然兩黨紛爭不斷,但由於“藍潮”和社會騷亂都未出現,市場認為拜登的施政將遭遇重重阻力,科技股反彈。由於新冠疫苗捷報頻傳,股市憧憬經濟復甦的速度好於預期,價值股因為估值低獲得更多資金追捧。股市持續回暖至今。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説》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户名
密碼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